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是……》。

小雅心中一驚,本打算閉上眼睛,不忍去看趙亮血濺當場的慘狀。但是長期的刻苦訓練,卻又迫使她下意識的彈跳起來,倒背著雙手,猛地撲向上官雪明。

盡管這么做可能已經來不及了,可是就像當初趙亮奮不顧身的救她一樣,小雅同樣怒火會牽連他的族人。

“大人!”

在他身后,站著的那幾位,全部有著七級血脈的星族戰士,一個比一個緊張。

被安排保護丹妮絲的這些人,族人和家眷,都在丹妮絲父親主宰的世界,丹妮......

楚留香叹道:不错,一个反正快化,甚至连身体都起了种奇异的

转眼间将近百具尸傀放出。野猪只是一次冲击,就将几十只尸傀撞飞,剩下四名化神修士慌忙遁逃,不过张航跃身飞起斩了一人,野猪又将另外一人撞飞。

张航便那将那人斩杀。野猪接着朝另外两人追去,张航摆摆手,没有让继续追击。

接着便将众人的乾坤戒和乾坤袋收起,然后将身份玉牌放在一起。

“走吧,他们应该跑的差不多了,咱们去追吧。”说着张航跃上野猪。

野猪顿时一声嚎叫,接着朝两人逃跑方向追去。两人虽然逃跑了十多分钟,不过野猪嗅觉灵敏,自然不会跟丢了。

两人逃出十几里地之后,放开神识发现司马恒没追过来。

心中刚松一口气,接着便感受到了野猪的气息,接着玩命式的继续遁逃。

跑了一天多,终于见到了一队尸魂宗的门人。:“诸位道友,大事不好了,一个叫司马恒的将我们队的其余十二人全部都杀了。”

“到底怎么回事!”尸魂宗带头人也是一惊。他们与尸傀宗这一队常做交易,彼此交换玉蟾宫的人,各取所需。

那人正要说话,便感觉到了野猪的气息急速靠近,顾不得说话,马上继续遁逃。

尸魂宗的十五人见这两人遁逃,接着也感受到了野猪的气息。

不禁心里一笑,一头化神初期野猪,和一个化神初期修士就把尸傀宗两人吓成这样。

素问尸傀宗门人胆小如鼠,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十五人亮出法宝,片刻之后张航骑着野猪便到了众人眼前,:“哎,你们几个蠢货,有没有看到两个人跑过去。”

“哼,哪里来的货色,也敢在这里撒野,告诉你,这是我尸魂宗的地盘。识相的赶紧给我滚!”

带头青年怒喝一声,一个化神初期,带着一头野猪就想在尸魂宗的地盘横行。

“好好好,从来还没见人敢和我司马恒说滚,今天倒是涨见识了!”说罢张航跃身飞起,然后手中宝剑朝着野猪背上一拍。

野猪顿时冲天嚎叫一声,接着便朝众人冲来。

张航提起手中宝剑朝着元婴修士飞去。挥手间斩杀了五名元婴,剩下五名元婴亮出法宝飞起躲避。

不过野猪身子一歪,五人直接从法宝上甩下。五人还没落地,张航便将其斩尽。

剩下五名化神修士也是一惊,五名元婴居然顷刻间便被斩杀。就算化神中期修士也没这种实力。

接着五人亮出一杆幡,这镇魂幡上面是一只妖兽的头骨,幡上刻着符号,五人一声轻喝,接着那头骨的双眼处便冲出无数的灵体。

这些灵体出现后,顿时将周围原本暗绿树林变成了黑色,接着灵体口中发出惨烈嚎叫。

张航微微一笑却没动手,第一次和尸魂宗打交道。倒是要看看着尸魂宗有和特别之处,以后再在这里长期作乱,所以先的了解一下尸魂宗的攻击方式。

张航拍拍野猪,让野猪退后。五人见这司马恒如此托大,护看一眼,接着将印诀打入手中镇魂幡中。

原本在周围游动的灵魂顿时口中发出尖叫朝张航冲来。

张航挥舞手中宝剑每次斩出都将那灵魂斩为两半,不过其他灵魂疯狂的朝着张航冲来。

而且灵魂的数量越来越多,那些被斩为两半的灵魂掉落地面后,不多时便化为了两个灵魂。不过实力下降了一半。

张航手中宝剑挥舞,犹如一条长龙。连续挥舞半个多小时,此时的灵魂铺天盖地,不过仍然无法近身。

不过此时灵魂的实力也就是在元婴期左右,已经无法伤到张航了。

正当张航大意时候,突然五道黑色锁链将双手,双腿和腰部缠绕住。接着原本无数的灵魂朝无处聚集,然后凝结出五名黑色人影。这五人手中拿着一杆长枪。

想要挣脱这锁链,可五人随着张航移动,锁链始终无法挣脱。五道黑影手中长枪朝张航刺来,每次斩出的攻击虽然破不开雪蛟甲,但是都让如同直接刺入元婴一般。

“野猪,动手!”张航不愿暴露实力,这里情况不明,自己修为低一些,便不会引起渡劫合体修士的注意。

野猪顿时朝着一人撞去,那人连躲几次,最后无奈,抽回绑在张航身上的锁链,朝着野猪面门抽去。

只听得野猪一声惊天嚎叫,张航急忙大喝一声拦下。野猪听到张航大喝后,才惊醒。恢复了理智。接着又朝其他四人撞去。

一輪新日升起,天邊一抹陽光出現,黑夜漸漸的被驅散,新的一天準時到來。

一處山頭之上,只見數道長虹疾射而起,向著遠處飛遁而去。

在一處幽暗的密室之內,有倆人盤膝坐在蒲團之上。

卻見這二人均是身著土黃色長袍,其中一人是一名老者模樣,白發白須,皮膚蠟黃,臉上皺紋堆積起一條條溝壑,從樣貌來看已經年紀不輕了。

而另一人卻是三十多歲的樣子,這人體格健碩,周身肌肉凸顯,頭發梳理的一絲不茍,看上去頗為英武。

這時年輕的男子當先開口說道,“族長,老祖他的近況怎么樣了?自從血魂宗給了我們煉制萬魂帆的方法后,老祖就一直閉關不出,我門這些小輩心里可沒個底啊。”

那老者淡淡的看了一眼年輕男子,說道“老祖這幾年一直在地宮之中煉制萬魂帆,估計再過幾個月就要出關了。”

“哎...其實....”年輕男子聽了老者的話不喜反憂,想要說什么又生生的止住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想說什么你就說吧,這里就我們二人你怕什么,吞吞吐吐的像個什么樣子。”老者見年輕男子這個模樣,臉色一沉,呵斥了一句。

年輕男子目光微微一閃,一咬牙,開口說道,“其實我覺得我們依附在紫氣宗的勢力下并沒什么不好,已經過去兩千年了,我們黃家雖有小難,但都有驚無險,可這次叛變了紫氣宗,到時遭到的報復恐怕不是我們家族能承受的。”

“混賬!”老者一聽這話當即厲聲呵斥了一句,隨后說道,“老祖的決定你也敢質疑?”

見老者發火,年輕男子身體一抖,連連說道“不敢,不敢。”

“哼!”老者重重的哼了一聲,“待萬魂帆煉成,我們就可告之紫氣宗我們已經轉投了血魂宗,有了此寶在加血魂宗的庇護,想必紫氣宗也不能拿我們怎么樣!”

“是!”年輕男子雖然心中還是有些擔心,但經過老者剛才的呵斥,想要再說些什么又都咽回了肚子里。

“你也別太擔心,只需在堅持些時日,一切事情就好解決了。”老者見年輕男子這個樣子,安撫了一句。

年輕男子點點頭,而后又想起了什么隨后問道,“今年的供奉我們又沒上繳,只怕這次紫氣宗會派人前來探查,到那時我們該怎么辦?”

老者聞言嘴角略微一揚,森冷一笑,“萬魂帆中的魂魄都是在凡人之中收集而來,正需幾個強于凡人的修士神魂做鎮壓之用,若是他們敢來那就一個都別走了。”

“是!”年輕男子面色一變,沒在多說什么,應了一聲隨即起身走了出去。

老者見年輕男子離開,臉上冷肅的表情頓時一松,現出了一抹愁苦之色,年輕男子講的道理他身為一族之長怎么能不懂,可是老祖發下的話他們這些后輩不能違背,而且為了煉制萬魂帆,他們家族將方圓幾十里的凡人都給抽走了神魂,就算不是叛變的罪名,這私戮凡人的罪名他們黃氏家族也承擔不起。

現在木已成舟,他們家族已經沒回頭路可走,眼下只能咬牙前行,而他能做的就是消滅那些動搖人心的念頭,讓族中之人同心協力渡過這次劫難。

“哎,老祖啊老祖,您這是何苦的呢。”老者無奈嘆息一聲,隨后閉上了雙眼打坐起來。

眨眼間五天的時間悄然而過,季遼一行人一路走走停停,此時已快到達了黃氏修仙家族的勢力范圍。

季遼身為仙北之人,一路上四下打量將神東的風土人情盡收眼底。

這神東人的生活與仙北頗為相似,不過卻沒仙北風雍國那樣疆域十余萬里的巨大國家,相反的是地方割據分成了一個個小國家,一路行來,除了那個大宣國還算比較大一點的國家外,其他的國家有個幾千里的地盤就不錯了,

“季師弟想些什么呢?”飛遁之中,文昌鳴坐著折扇靠了過來說道。

“我在想這些國家怎么都這么小,我乃仙北人身處風雍國境內,而風雍國的疆域足有十余萬里之廣,而我們一路行來,路過了不下十幾個國家,其中最小的一個我看不過才百余里,甚至連我們那里的一座城市都比不上。”季遼說出了心中的疑惑。

“哈哈哈,我們神東可沒你們仙北那么安逸,我們神東之人對地域、種族看的極重,時不時的還會為地盤發生兩國戰爭。”文昌鳴哈哈一笑說道。

季遼點點頭,“原來如此。”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侠客李

甲坤

侠客李

堕落狂才

侠客李

跳海躲鱼

侠客李

无心论道

侠客李

林芷薇

侠客李

蜀中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