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雷霆显威》。

陈静静脸上连一点表情都没有,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慢慢的走了放肆,金鹏一个飞身,举掌攻向小老太婆

“還有一件事要宣布,那就是林少俠要加入我們天繩堡,任客卿長老一職,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客卿是外來人員駐扎一個勢力,一般實力強勁,起保護宗門的作用,也接受宗門的福利,每月有額定的獎勵。

“按規矩任客卿需要引氣七重以上實力,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能當的。”鐘立開口說道。

“你放心,林少俠不比你差。”小鳳開口說道。

“是嗎?就是有點小。”鐘立眼珠轉動,在小鳳身上不住打量。

“你胡說什么?”小鳳美眸圓睜,怒斥道。

“沒說什么,我說姓林的年齡。他不比我差,那試試。”鐘立眼不住的向小鳳胸脯瞟。

小鳳明眸皓齒,杏臉桃腮,只是二道修眉插鬢,那風韻之中,帶些殺氣,身穿月白單衫,頭上簪著丹桂花兒。

她雙十年華,聰明伶俐,身材婀娜有致,美中不足的是除了性格潑辣如椒之外,就是胸脯像是八輛馬車碾過一樣,一馬平川。

鐘立說完,不待小鳳發作,立刻走出人群說道: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資格當客卿。

鐘力也心中納悶,這黑虎今天怎么像病貓一樣,時不時就看自己家的方向,無精打采,平時可是大刺頭。不過這樣也好,黑虎平時老搶他威風,今天正好自己出出風頭。

任客卿一職,這些普通堡眾的發言權就不大了。

不過看到有熱鬧看,也迅速散開,給兩人留出一片空地。

林錚還不明白情況,路震立即在一旁解釋道。

原來加入客卿有兩個要求的,其中一個就是實力要在引氣七重以上,還要能接受住挑戰。

這點路震倒是提前沒說,他們都知道林錚的實力有引氣九重的實力,肯定是合格的,現在只需要要展示下實力就行了。

林錚聽完忙問道:另一個要求是什么?

“另一個要求啊,簡單,只有引氣以上修士能有一半同意你加入就行了,這個你放心,沒問題的。”路震拍著胸脯保證道。

既然路震這樣說,林錚也沒多想,走向空地。

看熱鬧是人類的天性,無論是男女老幼,都是如此。

林錚來到此地的事,很多人都知道了,不過他們還是驚訝這林錚真是太年輕了。

天繩堡中的引氣八重修士這么年輕的也就只有徐藍煙和路震兩人而已,就連四大侍女中最厲害的小鳳也只是引氣七重。

相比于林錚,他們更看好鐘立,鐘立人品且不談,可卻是貨真價實的引氣八重的實力。

“小姐,林少俠能行嗎?”小鶯低聲問道。

“若是連鐘立都戰勝不了,也不值得小姐小姐這么拉攏。”小鳳插話道。

她們和徐藍煙一起長大,情同姐妹,徐藍煙升為堡主,也沒改口,還是以小姐相稱。

“應該沒問題。”徐藍煙神色不便說道,她和小鳳的想法一樣,不過他倒希望自己這幾天的黑珍珠不要浪費。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空地兩人身上,兩人擺好姿勢,戰斗一觸即發。

鐘立率先忍不住,他低喝一聲,油乎乎的衣衫鼓動,元氣噴涌于身邊。由邋遢猥瑣的形象成了吃人猛虎。

“小子,亮出你的兵器。”鐘立手腕一轉,袖中飛出一條十厘米的黑色細絲,細絲被他握在手中。單手甩出,黑絲在元氣的加持下暴漲成三尺長,手腕粗。

“對付你,用不著。”傲雪劍已經還給路震,林錚哪還有兵器可用。他此次就是為了顯示實力,沒有兵器更顯得自己厲害。

最主要的是他打聽過田戰心腹的實力,鐘立并不能被他放在眼里。

“狂妄。”鐘立感到自己被小看,黑繩急速飛出,沖向林錚。

黑繩如飛龍射出,在將要射中林錚的瞬間,被拳頭砸中。

普普通通的一記直拳,黑繩仿佛撞上一堵墻,難進一步。

黑繩搖晃,回縮一尺,然后繩頭張開,如鮮花綻放,分出數條細繩從拳頭四周射出。

林錚沒料到這黑繩還有這般變化,腳下一蹬,身子倒退飛出。

黑繩延伸而出,緊追不舍。

一直躲也不是辦法,拳上紫火升起,空中劃出一圈,立刻形成紫火圈罩住分散的黑繩。

黑繩上由元氣引導,質地堅硬可也難改是麻匹本質。附帶元氣,普通火焰自然不怕。

林錚的紫火是不滅劍決催動,自不是一般火焰,黑繩如撲進籠的蛾子,滋滋燃燒。

“噗。”黑繩斷裂燃燒,鐘立也是一口鮮血噴出,臉色蒼白如紙。

天繩堡主修繩器,他們修煉的繩子威力

“別進去。”

蘇白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他突然阻止了楊霄和司楚離兩個想要敲門的手。

楊霄和司楚離被蘇白嚇了一跳,但他們還是依照蘇白的意思,沒有動手。

蘇白的聲音不大,可以說,他是故意壓低自己的聲音的。

楊霄和司楚離二人只覺得他有些莫名其妙。

“你怎么了?腦子不太正常?”楊霄一臉疑惑的上下打量了蘇白一眼。

司楚離也有些茫然,“怎么神神經經的?”

蘇白嘖了一陣,他上前幾步,越過楊霄和司......

以他现在的实力,一阶妖兽便是给他送经验的,他也能趁机捞点好处。

“好!”

刀疤男子转身下去。

江景盘坐在地面,心神投入刚才的战斗中。

开始慢慢回忆。

在他使用拔剑术的时候,全部精神凝实,明显感到一股强势的意境在一瞬间炸开。

正是这股无坚不摧的意境,包裹着剑器,直接插进妖兽的脑袋。

否则,就以他那把十炼的长剑,早就折断了。

“嗯?!这个小家伙要干什么?!”

紫袍男子眉头一挑。

江景闭上双眼,缓缓站起身来,五指紧扣腰间的剑柄,蓄势待发。

“铮!!!”

就在场下各大家族弟子迷惑的时候,一声清亮的剑鸣声在他们耳畔响起。

一道剑光绽放,随后转眼间在半空中消逝不见。

江景手中长剑,已经回归剑鞘。

“不对,没有那个感觉。”

江景皱眉,旁若无人开始一遍又一遍的演示着拔剑术。

他不会别的剑术,从头到尾就是这一招。

拔剑,收剑!

拔剑,收剑!

他手上的速度越来越快,剑锋在空气中发出“嗤嗤”声。

演武场中的各大家族武者,就这么紧紧盯着场中的江景,有的茫然,有的不屑,更多的是一种好奇。

紫袍男子眉头紧皱,忽然脑海中闪过一组画面,脸色大变。

随后他猛地站起身来,两眼放出精光,一改往常慵懒的形象。

嘴唇微动,一道不带有任何商量的语气,响彻在城主府内,每一个人的耳中。

“现在,场中所有人,都不准出生打扰到江景!”

“直到他醒过来为止!”

“违令者,斩!!!”

这道条令一下,无论是演武场中的各大家族的武者,还是高高坐在上方,各族的领袖族老,顿时神色大变。

惊骇的望向那名身穿紫色长袍的男子。

但是东阳城主没有理睬任何一人,反而神色激动,再次坐在了长椅上,呢喃说道:

“想不到在这种地方,竟然有人能够领悟剑意?!”

江景拔剑。

五指紧扣剑柄,长剑划出一抹半月残痕。

随后再次归鞘。

这次,他并没有再拔出长剑,而是松开剑柄,就在那里立着,整个人好像呆住了一般。

“失败了?”

东阳城主眉头一皱,随后便叹息了一声。

他知道领悟剑意何其艰难,即便是仙门中,外门弟子里也很少有人领悟了剑意。

江景领悟剑意失败,在他的心中虽然早就有了准备,却仍然让他心生可惜,倘若是领悟了剑意再加入仙门,那获得的地位可是非同一般。

不过,即便是没有领悟剑意,江景的天赋也不会相差多少。

东阳城主这样想道。

就在这时,江景动了。

右手轻轻搭在剑柄上,缓缓拔出长剑。

雪亮的剑身脱鞘而出,江景闭着双眼,在前方缓缓划动,没有刺眼的剑光,同样也没有快速到剑影连成半月的剑痕。

就是正常的拔剑速度。

比起之前的拔剑速度,简直慢到了极致。

可就是这样的拔剑,让江景心中莫名的舒坦,仿佛本就该这样一般。

同时,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萦绕在他的心间,就在眼前,但是他抓不到,让他异常难受。

“叮!检测到宿主领悟剑意,是否消耗500点经验值,来补全剑道经验?”

忽然,一道清脆的提示音在他的脑海中想起。

同时,江景也明白了,为何他领悟不了剑意。

一般剑道修士,到了江景这个剑道境界,积累众多剑技经验,本应该水到渠成般,突破剑术层次,达到剑意境界。

但是江景并不是一般的剑道修士,他的剑道经验是系统灌输。

实际上却是一本剑谱都没有读过,这让他如何在剑术的基础上,脱胎而出,成就另一番天地呢?

江景嘴角一撇,原来是吃了剑谱的亏。

这倒是给他提了个醒,以后并不能够完全的依靠系统,只有自己修来的实力才是自己的。

心中明悟后,江景当机立断,直接消耗了刚到手的五百经验。

“叮!已经领悟剑意,提升至初级巅峰。”

顿时,一股畅快的情绪在他的心底蔓延。

江景陡然睁开双眼,凌厉的威势在他身边蔓延开来。

“发生了什么?我的眼睛好疼!”

“怎么回事?!”

演武场中的几个武者陡然发现,自己的眼睛忽然如同针扎一般,十分疼痛。

“嗯?!成了!”

别人感应不到,但是东阳城主也是领悟了剑意的存在,他可是感应到一清二楚,在演武场中有一股剑意游离在一名少年身边。<漢三商量好了,準備坑我們呢?”金三罵完,推著金五往前走,只要把他送到孫宇面前,自己就算立功了,這一身罪名也能洗個干凈。

“刺、刺史大人?”金十二有些懵,自己當日在德化縣,就覺得這商隊不同尋常,但是畢竟人數少,就沒當回事,沒想到出了這么大簍子。

“十二,三哥我知道你沒啥心眼,老實跟著就成。”金十二是年紀最小的,平時大家都比較照顧他,看他這樣子也是被蒙在鼓里的。

“三哥,你放我一馬成不,我是真的不知道啊。”金十二都快瘋了,劫殺刺史大人,這罪名擔不起啊,搞不好要滅三族的啊。

“十二你放心,一會你老老實實認罪,不會死的。三哥一會盡量幫你說說,大不了就去礦山服勞役,你還年輕。三哥可以放你逃,但是你能去哪里?下次再被逮住,恐怕你就完了。”金三想著,若是直接去跪地認罪,那位刺史大人想必也不會大開殺戒。

“成,我聽三哥的。”金十二點點頭,本來以為指不定要凌遲滅族之類的,既然不用死,那就沒什么好怕的,服勞役也算是個不錯的下場。

孫宇看見被金三押來一行人,點點頭,這金三還算有些用處,既然聽話,孫宇起了招攬之心。自己手下可用之人太少,往后這尤溪上,也得有人管著,不然難免出亂子。

“刺史大人,這位是金五,這位是金十二,都是在下金刀門的師弟。其余都是他們的手下,罪民不負使命,將他們擒來此處,請大人發落。”金三直接跪了下去,能得個什么下場,就指著對面刺史大人的一句話了。

“好,不錯,你先起來吧。”

“我是該叫你金五還是叫你胡兄弟?說吧,到底誰讓你們來此伏擊本官的,不要說誤把本官當作商隊的鬼話,我的身份,你是知道的。”這金五跟在自己身后的時候,一眾屬下都稱自己為大人,個個刀劍弓弩在身,哪個商人敢如此。

“小的認罪,一時被財貨蒙蔽了心,請大人發落。”金五倒是個硬漢,準備抵死不招供,反正自己是沒有活路了。

“金五,你這是準備頑抗到底?既然如此,把他們都用繩子綁在馬后面,拖回去吧,本官也累了,不想問了。“孫宇擺擺手,讓一眾騎兵把他們都綁在馬后面,準備直接拖回尤溪,是死是活就看命了。

“刺史大人,小的是真不知啊,五哥,你快點說啊。”金十二急了,他不想死啊,這一路被馬拖著,肯定活不了,這地上可是有不少石頭的。

“刺史大人,金十二是真的不知,還望大人從寬發落。”金三想起往日交情,不得已上前一步,想再求求情。

“非是本官不想放你們生路,是你們的五哥,不愿意給本官一個交代。不過一句話的事情,就能救你們,但他就是不肯,這就是你們的五哥。金三,雖然你表現不錯,但是不要自誤。”孫宇翻身上馬,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自己去逼金五,難免落了下成,他這些師兄弟會幫自己搞定的。

“金五,你個王八蛋倒是說啊。”金三上去一拳打在金五的鼻梁上,鮮血直濺,奈何金五仿佛一心求死,連個反應都沒有。

“刺史大人,小的有辦法讓他開口,再給我個機會。”金十二剛被拖了一會,忍不住大叫,這一小會就疼得受不了,屁股上都出血了。再這么拖下去,估計這肉都得掉下來。

“停!”孫宇一抬手,整個隊伍瞬間停了下來。

“金三,給他松開,希望你的辦法有用,不然你得下場會更慘。”孫宇點點頭。

“大人,這金五在德化縣鄉下有個相好的寡婦,他要是不說,我去把他那個相好的給綁來,獻給大人。”金十二邊說邊恨恨地盯著金五,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怪不得我。

“金十二,你個狗日的敢跟蹤我?”本來一臉死寂的金五,聞言頓時翻身起來,雙眼噴火盯著金十二。他跟那個相好的處了有小半年了,每次去都是偷偷摸摸的,不成想居然被金十二給知道了。

“金五,既然你不把我當兄弟,就別怪我不仁義。我只是不想死,有錯嗎?”金十二那日也是好奇,才跟過去看了一眼,沒想到金五居然背著大家藏了個相好的。此事本來也無所謂,誰都有點小秘密,可是死到臨頭,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金五,你若不說,我就只能讓金十二帶人走一趟德化縣了。本官不想牽連無關之人,那個女子的生死,就在你一念之間。”孫宇一看金五的反應,知道有戲,當即驅馬而來。

“我說......”金五想起盛娘子的溫婉,對自己千依百順,實在不忍心她一個婦道人家受此劫難。

“嗖~嗖~”兩支弩箭呼嘯而來,一支直奔孫宇胸口,另一支對著地上的金五。

正俯身傾聽的孫宇,尚未來得及反應,烈火一躍而起,箭支擦著孫宇的后背,射在官道上,大半支箭身沒入泥土。這要是射在身上,就算里面襯了天權寶甲,恐怕也夠自己喝一壺的。

至于金五,被綁在地上的他,就沒這個運氣了。看勢不對,想要掙扎逃脫,奈何被綁住手腳,根本動不得,弩箭正中胸膛,貫穿而過,肯定活不成了。

陆小风道我明白。山西雁长长叹“树欲定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奇怪的是,一个人生命中最重大烧到,竟连外面拴着的那“精弹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雷霆显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梦华如寄

青衫侠客

梦华如寄

卯莲

梦华如寄

快看有星星

梦华如寄

倾心怎回

梦华如寄

若水琉璃

梦华如寄

农夫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