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罪名》。

經過五彩的虛空心得熏陶,岳求真急欲“成神”的心思有所緩解,這才靜下心來仔細研讀三篇不同版本的《虛空真訣》。

真空不等于虛空,這個道理岳求真早已知曉。

虛空之說,前人也早已多有形容,不外乎“虛空無所不包,無處不在,無邊無際”等等玄之又玄,其實是大而空的描述。

拋開這些的見解,岳求真現在所求的就是能進入虛空的法門。

嚴格而言,命衍境地仙老祖能夠瞬移,已經具備穿梭虛空的資格。

空間之力的余韻可以繳殺五級修士,真正的空間之力可以繳殺七級強者,只要能抵擋空間之力的繳殺,七級強者中的佼佼者自然可以虛空穿梭。就像岳求真捉到的幾只假神大妖,實力基本都相當于涅槃中后期修士,但虛空穿梭已經成了它們的標配能力!

“既然能封禁,自然可破碎,原來如此……”

兩只妖物分享的虛空真訣都分成兩個部分,一為碎空之法,二為虛空修行之法。

兩種版本碎空之法不同,但原理都是一樣,感知虛空脆弱節點,用各自的訣竅在虛空中開門。

岳求真再次感嘆知識就是力量。

碎空之道,不得其法,自然當面不識,無門可入,一得其法,則登堂入室,恍若大能。

這道理就跟岳求真以前看過的穿越小說描述的一樣,今人穿越回古代利用所學知識呼風喚雨改朝換代,最普遍的開局就是制作玻璃發家致富,不懂的以為豬腳多厲害,懂的自然都知道,這就是一玻璃廠的技工……

不過這碎空的要求就要比技工高得多了,至少命衍境修為方可打破虛空脆弱節點。

碎空之后即可開始真正的虛空修行。兩種版本的修行之法皆是大同小異,核心要義都是以空間之力淬煉自身,增加自身與空間之力的親和度并最終掌控之。

岳求真仔細比較,雷法妖物版本的虛空修行境界只有兩層,而基偌版本則有三層,看起來基偌的法訣品級要相對高一些。

兩者的虛空修行境界前兩層,或許是因為各自語言翻譯成東桓語的原因,命名都稀奇古怪,但境界描述倒是大差不差。

岳求真干脆自己統一起名,分為第一層遁空,顧名思義即為遁入虛空,跨越空間限制移動。第二層衍空,自身的秘法具有突破空間限制的特性。第三層化空,身處虛空如魚得水無處不在。

按照基偌的描述,或許還有一層掌控虛空的境界,具體威能不明。

以此分類,基偌及假神等妖物的虛空真訣修為至少都達到了第二層衍空境,而五彩的種族天賦強大,應該達到了第三層化空境。

……

又揣摩半日,岳求真覺得在自己的大本營研習“破碎虛空”之法有些危險,搞不好真玄宗莊園會被自己強拆。

“岳前輩有事,請假幾天。”

向幾位管家師妹告假,囑咐師弟師妹們最近不要出去浪,岳師兄這才安心回到戈壁灘某處人工造霧。

半日后。

無盡虛空之中,某一處忽然現出一道光亮切口,岳求真的身影強行擠了進來,感知中,無盡空間之力對自身不停切割繳殺,更有一股強烈的反推之力,似欲將自己這突然闖進來的異物排斥出去。

“七級上品寶衫方可抵御入口的空間繳殺。”

岳求真靜靜感知,他現在的煅體術已經達到第七層,普通涅槃中期修士已經打不動他,這些空間之力對他自然沒有什么影響,但排斥之力卻似乎與自身實力相對應,使其舉步維艱,如欲強行穿梭虛空肯定會被反震之力所傷。

“虛空自愈的能力很強啊。”

四處無人,岳師兄“成神”在即,迫不及待地坦誠相待,精赤上陣,任由空間之力肆意繳殺淬煉自身。

————

嘟嘟!

“前輩,在嗎?”

“在,現在有事,晚點再說。”

“哦……”

嘟嘟!

……

嘟嘟!

……

岳求真肉身防御高,對空間之力的切割繳殺承受度也高,現在撒歡似的在虛空之中盡情吸引周邊的空間之力來與其親密接觸,這親和度蹭蹭蹭與日俱增,停都停不下來。

五彩等三只妖奸則日日煎熬,內心如墜無底深淵,也停都停不下來,何以解憂?

唯有盡量更多地總結心得!

“完蛋了!這土著小妖肯定在修行簡羅艾格的虛空真訣,所以對我愛理不理,早知道……對了,我還有心神控制之法……”

這小妖修為高深,估計壽元不比自己少,想依靠命長耗死它的方法也不可行,現在它再學會了簡羅艾格家族的虛空法訣,這下星空無垠任其暢游,家族長輩又上哪去尋自己去?

不能就這么被終身監禁,自己的妖生才剛剛開始啊!

基偌“奮筆疾書”,一定要趕在別妖之前拿出更值錢的贖金!

——

  “要不咱们先回?”楚怀沙对二人道。

  诗召南在听完事发过程之后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他们不会再动手吧。”

  丁初雪摇头道:“应该不会,法院烧了,这基本上就相当于把天捅破了,他们要是再敢明目张胆的动手,那就是真的无法无天了。”

  三人找到了忙的焦头烂额的陆红星提出回家,后者想了一会说道:“我送你们回去。”

  “呃!不用,我们有车自己回去就行。”

  “不,我送你们吧,我也准备回所里查点东西。”

  “好吧!”楚怀沙也没多想。

  回到车上,楚怀沙和陆红星坐在前排,两个妹子坐到了后面。

  此时的路上车辆稀少但是楚怀沙还是四十左右的在哪晃荡并没有开很快。

  旁边的陆红星盯着前方道。

  “你应该察觉到了点什么吧。”

  “嗯,当时我看到个,应该是个退伍的军人,火可能是他放起来的。”

  后座上的诗召南一听忙说道:“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

  “没证据,我也没有亲眼看到,而且就算我亲眼看到又能怎么样?那家伙戴着墨镜脸我也没看清楚。”

  陆红星敲了敲手机道:“这次打官司的是耿仲明,那孙子我也有所耳闻,当初是江北村有名的流氓,后来不知怎么的让三传的老板看中了,请来当了保安队长。”

  “从哪以后就更是不可一世,后来让我抓了两次,关进去了半年多,出来之后老实了不少,想不到现在又进去了。”

  就在这时,丁初雪问道:“对了陆所,雇凶杀人的事情有线索了吗?”

  陆红星道:“根据供述,凶手是被一个叫龅牙苏的人在网上雇佣的,佣金五十万,直接国外账户转账,调查起来也有点麻烦。”

  “至于那个凶手是个赌鬼,欠了一屁股债,正赶上这阵连环杀人案,他就模仿那家伙的手法把女人弄死,之后就被抓了。”

  楚怀沙皱眉道:“龅牙苏?这名字有个性。”

  陆红星接着说道:“这个账号的登录ID我们也查了,是个内蒙古的区号,后来我们也托同行过去调查的时候才发现是个黑网吧,连摄像头都没有。”

  楚怀沙笑道:“不会吧,您这个老刑警被难住了?”

  陆红星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道:“老了不行了,现在科技都发达了,我们这群老机器也应该淘汰了,现在很多线索都是那三个小家伙帮忙找到的,我这人也就是凭借经验给他们指导指导而已,再过个三年五年的,这天下就是你们的了。”

  楚怀沙自然知道这老头在穷谦虚,万变不离其宗,即使是再高明的手法在他这个几十年的老刑警眼中也和小孩闹着玩似得,看他那得意洋洋的表情就知道了。

  当然装还是要装的。

  “那您老人家打算怎么办?”

  陆红星的眼睛中露出了精光。

  “那死去司机的人际关系我们也同样调查了,这家伙是个赌鬼,之前经常去的地方,就是耿仲明小弟开的麻将馆,后来根据同样在哪打牌的人说过,这家伙也是欠了一屁股债,上次差点让耿仲明带人把腿打断。”

  “呃!又是个赌鬼。”

  陆红星勾起了嘴角接着说道:“而耿仲明有个表弟叫范文程,曾经当过兵,据说还是特种兵什么的,专业回家之后就和他哥哥混在了一起,后来据说让三传化工的老板看上了当了贴身保镖。”

  楚怀沙的眼睛也是一亮。

  “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范文程为了救他哥放火烧了法院。”

  陆红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皱着眉头道:“只是现在找我们暂时没有找到范文程的线索,我准备带点资料先去一趟看守所看看耿仲明。”

  楚怀沙看着身后的两个妹子有些为难。

  陆红星见状连忙道:“放心,让你们把我捎回来就是回所里带纯舒去一趟,不是带你。”

  楚怀沙尴尬的挠了挠头道:“抱歉,后面还有俩人呢。”

  陆红星摆了摆手表示没关系,随后他又回头对丁初雪问道:“你的那些证据还有备份吗?”

  丁初雪点了点头道:“只有电子备份,原件全都上交了。”

  “那也行,回头你再上交法院一趟,这个耿仲明的罪算是定了。”

  “呃!刑事案件要原件证据的吧。”丁初雪问道。

  陆红星道:“原件证据法院的工作人员已经审阅完毕了,烧不烧都一样,再给他弄一份备份的做资料就行,故意伤害罪关他七年不成问题,至于雇凶杀人的事情,等我找两个技术人员查查他的底子之后再说吧。”

  

寿翁云谦掀须一笑,笑道:好说波流转,道“难道你也不想问问

“為什么?哥你是發生什么事情了嗎?”遠航急忙問起牛仔,牛仔也搖了搖頭。

“你知道,我和她分開后,把所有東西都留給她了嗎?”;“知道。”

“所以啊,我今年都37了,過了生日就接近40了,生活總得要錢吧?”;“我知道了。”

“嗯,放心,我有空的話就會上線的。”;“那哥你和那位董瑤姐呢?”

“處著呢,可能她才是我想找的。”;“是嗎,那,挺好的了。”

“其實,”牛仔說完就開始猶豫了,想了會后才愿意和遠航繼續說。

“我用前面一半的人生體會到了一件事情,找女友,別找那種過于依賴人的。”;“那種小鳥依人的女生嗎?”

“嗯,還有身邊沒有同性朋友的。”;“為什么呢?”

“你可能覺得,別人喜歡依賴,你喜歡照顧,那正好門當戶對。”牛仔伸出了右手一邊比劃著一邊說著。

“但是照顧會成習慣,依賴會成慣性,照顧的人只會失望,依賴的人只會期待,只要你有一點改變,換來的可能就是句,‘你不愛我了?’”牛仔說著就笑了起來,拿出背包里的煙就開始摸起了打火機。

等點上了根煙,牛仔避開了遠航吐了煙,又多吹了兩口,再把煙放到煙灰缸上。

“那對女生,不應該像那種紳士的做法嗎?”;“前提,對面是位淑女,現在還有嗎?哈哈哈。”

“你看那些媒體里面,整天說著說那,個個都像是個雞湯,把讀者都洗腦成什么樣子了?照顧女友就該和照顧女兒一樣?還不如找個干爹保養呢,這么喜歡叫爸爸?”

牛仔越說越起勁,遠航也在一旁默默的聽著。

等著時間差不多了,隊伍里的其他兩位也都上線了,自然,兩人也是發現了信息。

聚到了餐廳里,一群人也不知道該做些什么,但是他們也很快的發現了這個餐廳的特殊。

這里像是個茶館一樣,可以點吃的也可以租借牌來玩。

看了看菜單,大家也很快做了決定,上次那場UNO還沒有打過癮呢。

因為劍客不知道,所以星妍也很快為他做了講解,關于普通牌以及特殊牌的區別,在什么時候可以出什么樣的牌。

整體一套下來后,劍客也貌似知道了,一群人便準備開始了。

“紅7。”因為劍客第一次玩,所以便讓他先了。

“紅0。”牛仔在后面很快的跟到,接下來是遠航,“藍0”。

“等下,這副牌為什么會有零呀,我這里還有一張我都沒有見過的牌哎。”;“這個是新版的UNO吧?”星妍說完,遠航也很快給了猜測。

看了看牌,這套牌組還是冰晶制造的,拿在手上手感特別的棒,冰冰涼的不說,厚度也讓人有些愛不釋手。

“那我出這張,全員替換。”;“這是什么?”;“應該是全部把牌扔回去,然后洗牌。”星妍很快呼出了信息,確認后果然如此。

仔細看了看,遠航發現這種新牌組,它還有全新的一種特殊卡,倍率卡,直接在基礎+牌上x2或x3。

等再次洗完牌,一群人手里的牌也都變得奇奇怪怪的了。

到遠航時,遠航已經于等到一條靠譜的。

“靈戰士組隊,獵殺三等變異體獵頭鷹,收獲平分,找不到的話隨機狩獵,收獲歸個人所有。”

后面標著任務代碼7,白映直接走到接待處,前臺是穿著西裝的小帥哥。

“七號任務,我接了。”

“好的,請留下您的姓名以及聯系電話。”

“……”

白映哪兒來的聯系電話,冉涵給他墊了酒店六十天的費用之后就走了,準備著讓他自生自滅來著。

主要白映沒有什么東西拿得出手的,力量體系不同,這里的人無法聯系到心境,他會寫小說,但是這里的人不看小說啊!

他說他會一種叫斗、地主的游戲,直接被冉涵用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著。

冉涵:搞得誰不會一樣,我能十七張牌秒你你信嗎?

主要戰斗手段他也不會啊!

精神式卷他也給了,不僅被退回還被警告不能給別人看,白映真的是醉了。

“身份銘牌也可以的先生。”小帥哥看出了白映的尷尬。

“那感情好啊!怎么說,是我把身份銘牌抵押在這嗎?”

“不用,您把銘牌上面的號碼寫一下,然后明天六點來這里集合就好了,請勿遲到。”

“好嘞,謝謝啊!”

白映高興的走了,走了一會他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他TM還是沒賺到錢!

總不能被餓死吧,于是白映直接出城,用裝甲飛行在森林里面尋找動物……

一整只豬被架在火堆上烤,香味向外擴散,但是趴在樹上的街溜子們卻露出了被臭到一般的表情。

遠處有個人走來,坐在火堆旁邊對著白映笑。

“你好,我這里也有點東西,能不能和你換一點烤豬肉?”

皮膚白皙的年輕人伸出手,手里面捧著一朵花,白映在瞬間屏息。

“你干嘛?”

年輕人笑著露出驚訝的表情。

“血列,這玩意兒有毒嗎?”

“……這對你修煉精神力有幫助,類似于幻具武器的氣源,能夠幫助你恢復精神力,并且能夠提升精神力的上限,只不過速度慢一點。”

白映長舒一口氣,然后接過這朵花,有血列在他就不用那么謹慎了。

“你好,我叫白給。”白映點頭,然后把烤豬翻一面接著烤,“一起吃吧。”

“我叫林丑丑,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也是華夏人吧?”

白映一驚,合著自己還以為能進來的人不多,原來走兩步就能碰到一個人啊。

“我是黎城人,因為太弱沒有被編入軍團。”林丑丑眼角沉了一些,顯得笑容很詭異。

“都是華夏人,如果需要幫助的話可以聯系我。”

“那什么,你能借我點錢嗎?”

“……”

白映表情很認真,沒有半點的不好意思。

最后這個始終帶著笑容的年輕男孩走了,丟給他兩千塊錢之后,身影在樹林中緩緩消散。

“我們,還會相見的……”聲音緩緩的在樹林中回蕩。

“能不能多給點啊!”白映喃喃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罪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侠挽天倾列传

刘十八

侠挽天倾列传

云天明

侠挽天倾列传

清水慢文

侠挽天倾列传

喵铃

侠挽天倾列传

鼓瑟希

侠挽天倾列传

暴怒唐三藏